<th id="bir7t"></th>
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
  2. 當前位置: 江南文明網 > 科技 > 智能 >

    任正非是悲觀主義者還是樂觀主義者?

    條評論

    任正非是悲觀主義者還是樂觀主義者?

    令市場恐懼的不是任正非喊“狼來了”,而是如果有一天連任正非也覺得“狼永遠都不會來了”。

    任正非是悲觀主義者還是樂觀主義者?

    讀他在8月底刷屏的內部演講,“把活下來作為最主要綱領,邊緣業務全線收縮和關閉,把寒氣傳遞給每個人。”寒氣逼人,看似自然像“悲觀主義者”,但如果對他和華為足夠了解,就會明白他才是真正的樂觀主義者,或者說,卓越的企業家都是“悲觀的樂觀主義者”。

    對企業家而言,最大樂觀正是在任何環境下都要“活下去”,都能“活下去”。

    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如華為終端BG CEO余承東所說:這次對華為公司內部的講話,是在三年多時間里連續經歷美國四輪極端嚴苛制裁的背景下,加上外部環境的俄烏沖突和疫情管控的影響,公司經營的困難風險,智能汽車業務還處于投資期巨額虧損,終端(消費者)業務面臨極端困難的背景下的講話,提醒各級主管減少盲目投資與擴張,重視利潤與現金流,改善經營質量,讓企業活下來的內部講話。

    任何一家公司的創始人,面臨華為所處的局面,如果仍要在內部鼓吹形勢一片大好,正當高歌猛進,那就不止是盲目樂觀,而是如盲人騎瞎馬,走到懸崖邊而不知。

    2021年12月11日,在學而思告別會上,創始人張邦鑫曾引用了弘一法師的名言:“人生最不幸處,是偶有一失言,而禍不及;偶一失謀,而事幸成;偶一恣行,而獲小利。后乃視為故常,而恬不為意。則莫大之患,由此生矣。”如果將運氣“視為故常,而恬不為意”,看起來是樂觀,等到“莫大之患,由此生矣”,就不是悲觀,而是悲劇了。

    能歷經周期而生存下來的企業家,都有一個共同特點,就是常懷戰戰兢兢之心,永遠居安思危,永遠拒絕惰怠,在春夏中預料到秋冬總會來,才會熬過秋冬迎來春夏。

    已經退休的海爾前董事局主席張瑞敏,曾在不同場合談到,“每天的心情都是如履薄冰,如臨深淵。”“自以為非,不斷自我否定”就是海爾的文化。

    騰訊創始人馬化騰曾說過,“騰訊離倒閉只剩6個月,有危機感才會有勝算。”

    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定的“時限”是一個月,他數次談到,“百度離破產只有30天。”2006年百度上市一周年,他談到“別看我們現在是第一,如果你30天停止工作,這個公司就完了”。

    微軟創始人比爾·蓋茨則有“十八個月原則”:微軟離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。

    不管是“每天”“一個月”“六個月”“十八個月”還是“每年”,都只是一個概數,用來形容緊迫感。

    任正非則更進一步,幾乎從創業第一天就將危機掛在嘴邊,不夸張地說,他的每篇內部發言都令人感覺華為馬上就要倒閉了。

    2000年,華為營收位列中國電子行業百強第十,利潤成為行業第一。任正非寫下了著名的《華為的冬天》,看一下幾句原文,是不是有熟悉的味道:

    “公司所有員工是否考慮過,如果有一天,公司銷售額下滑、利潤下滑甚至會破產,我們怎么辦?我們公司的太平時間太長了,在和平時期升的官太多了,這也許就是我們的災難。”

    “泰坦尼克號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的海。而且我相信,這一天一定會到來。”

    “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,對成功視而不見,也沒有什么榮譽感、自豪感,而是危機感。”

    “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。”

    2014年5月,任正非在拉美及大T系統部、運營商BG工作會議上一份講話流出,他談到,“華為的財務曾算過賬,華為公司的現金夠吃三個月,那第91天時,華為公司如何來度過危機呢?”

    他由此認為,“各基礎單位一定要有效益,否則公司就沒有存活下去的基本條件。在這個時期,華為一定要堅定不移地貫徹干部的末位淘汰制,大家要比增長效益。未來的改革一定要把銷售收入、優質交付所產生的貢獻作為基本薪酬包和獎金。”

    關于華為的經典書籍,是其資深顧問田濤所著的《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》,這個書名,據說也是經由任正非最后確定的。

    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類似例子可謂不勝枚舉,活在危機感之中,簡直是任正非的精神特質,他反復強調將危險消滅于“風起青萍之末”的重要性。讀完他的講話,難免會對這位中國企業家中的標志性人物心生同情:活的好累啊。

    雖然幾乎所有企業家、創業者都會把“危機”掛在嘴邊,但極少有人像任正非這樣感性上深入骨髓,理性上一以貫之。那么問題來了,天天喊“狼來了”,為什么華為內部沒有因此而倦???

    因為任從來沒有將“狼來了”視為一種對外展示高瞻遠矚,對內時常敲敲邊鼓的話術,而是與華為的戰略戰術高度統一,是華為對抗“熵增”,創造“負熵增”的催化劑。華為有一套嚴密運轉的“狼來了機制”,每一次喊“狼來了”背后,必然跟著可拆解的行為動作,以及組織架構或產品策略的具體調整,來“防狼”或“打狼”。

    1990年的員工持股計劃;1996年起草《華為公司基本法》;1998年拜師IBM,啟動管理變革;2004年成立芯片子公司海思;2011年啟動輪值CEO制;2020年成立云計算與人工智能業務集團;2021年啟動軍團化改革……每一個關鍵節點的“自我折騰”,背后都是這一套“狼來了機制”在推動。

    你或許會說這一次不一樣,但沒有哪次是一樣的。生是樂觀的,死是悲觀的,可孟子說“生于憂患,死于安樂”,孫子說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這其中就隱藏著樂觀與悲觀的辯證法。

    令市場恐懼的不是任正非喊“狼來了”,而是如果有一天連任正非也覺得“狼永遠都不會來了”。

    国产AⅤ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吧不卡

    <th id="bir7t"></th>
  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