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bir7t"></th>
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
  2. 當前位置: 江南文明網 > 金融 >

    深圳作為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最快的城市該如何實現突圍?

    條評論

    深圳作為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最快的城市該如何實現突圍?

    本文從數字經濟高質量視角看待目前的發展問題,以深圳作為案例,從三個方面來闡述當前的數字經濟發展:

    首先,數字經濟的發展趨勢是什么;

    其次,深圳的數字經濟發展面臨哪些挑戰;

    最后,深圳作為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最快的城市該如何實現突圍?

    1

    歐美是攻方,中國是守方

    首先,數字經濟是個龍興之地,也是我國與國際競爭的重要抓手,也是稍有具備國際競爭力的領域。

    從城市角度來說,數字經濟發達的城市都是國家發展的龍興之城,從美國的硅谷,到中國的北京、深圳。

    當前,數字經濟正在對全球的政治、經濟和社會等格局進行顛覆性重構。在工業文明發展跨越數字文明的過程中,生產關系、城市競爭格局、社會生活形態等各方面都在圍繞著數字經濟進行更新和迭代。

    從數字經濟競爭角度來看,歐美是攻方,中國是守方。

    數字化是一個全球化共識,企業不轉型會被淘汰,當然也有些企業轉型會被淘汰得更快。

    這是一個變化的過程,城市也好,產業也好,甚至全球化都在經歷一個新的變革,正朝著數字的全球化模式變革,因為全球跨境電商正在改變過去的貿易方式。

    因此,數字經濟是國運之戰,歐美和中國的博弈主要圍繞著數字經濟進行,數字經濟是主戰場。

    不管是軟件與硬件的競爭,華為、阿里、騰訊與IBM、蘋果、谷歌正代表中美,在各自領域進行競爭。兩國企業不論是市場規模、盈利能力,還是全球化布局,我們還處于相對的弱勢。

    從大國博弈的戰略需要角度來說,我們需要這些互聯網企業合理的擴展、有序的擴展和健康的擴展,來保持這種競爭優勢。

    此外,全球數字經濟進入一個新的創新周期,面臨著三個問題。

    第一是策源,誰是數字經濟的策源地。

    第二是融合,過去更多是靠數字產業的發展驅動經濟發展,接下來將更多是數字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,數字與產業、城市、社會如何深度融合的問題。

    第三是開放,我們如何構建一個商業的、能夠在全球領域駕馭數字經濟的生態,這比技術話語權要更加具有競爭力。

    數字經濟的下半場更多圍繞數實融合進行深度發展,因而數實融合是未來最大的機會。

    回顧我們互聯網以來的數字經濟發展歷程,我們也能看到數字經濟在中國的迭代,主要經歷了三個階段。

    十幾年前有人說上海是互聯網的沙漠,但現在可以見其發展之迅速。因此,筆者認為深圳在未來有更大的機會,與上海和杭州不一樣,深圳有強大的制造業產業基礎,因而產業的機會更多地在深圳。

    當然,同時還有可能在北京,畢竟北京有大量的央企,這些央企都是產業航母,數字經濟的平臺企業能夠通過國有企業的融合發展找到機會。

    前文所述都是軟件方面,其實在硬件方面也一樣。

    過去發展較快的地區肯定是北京和上海,但發展至今,深圳也追趕上來了。

    目前“卡脖子”技術主要發生產業鏈供應鏈體系中的產業。

    在產業鏈供應鏈的通用零部件領域,如歐菲光、立訊等,我們已經有了很大的發展,但我們缺乏高通芯片、Google安卓系統等核心部件和系統。

    在硬件領域,過去我們最大的機會是來自于手機所形成的產業體系,不斷通過技術和產品迭代驅動。未來,智能網聯汽車等將是數字經濟硬件最大機會,汽車將成為超級智能終端帶動產業和經濟的變革,并將影響和重新定義全球產業競爭的格局。

    以一城看一國,大國要有大城。我也是從這角度說大城才是一國的龍興之地,用城市定義未來。

    2

    數字競爭面臨四大挑戰

    城市面臨的問題也是國家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。

    關于如何看待深圳數字經濟面臨的挑戰問題,數字經濟發展的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產業鏈供應鏈中的數字軟肋,如硬件的芯片、軟件的操作系統。

    第一,缺乏中樞型軟件生態。

    從統計口徑看,數字經濟以硬件制造為主,軟件偏少。而美國的硬件相對比較少,更多的是TO B或者圍繞軟平臺發展?;诖?,深圳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“標兵漸遠,追兵漸近”。

    比方說,深圳的龍頭企業——騰訊曾經無限接近于美國巨頭,但現在二者差距正在擴大,騰訊在市值、增速等方面都低于美國企業。而與此同時,國內還有杭州、廣州企業也在追趕。

    眾所周知,中國的數字經濟無“魂”,我國的軟件系統是沒有核心芯片的。過去我國是全球代工廠,未來還是否有機會?

    “脫鉤”帶來的就是歐美連代工廠的機會都不愿意給你。面臨這種情況,我們應該如何布局?對于從軟件系統到EDA系統再到操作系統都沒有的中國來說,軟件系統其實不僅是技術問題,還是生態問題、如何架構的問題。甚至華為引以為豪的“三億多用戶”,在中國的市場也顯得很小。

    第二是創新的突圍。

    深圳缺乏全球一流的創新要素、頂級實驗室和科創人才。不只是國家實驗室,企業實驗室也很稀缺。雖然騰訊、華為都有很多實驗室,但還是北京、上海居多。

    產業和科技是互為孿生,相互成就,沒有一流的科技創新能力,數字經濟難以走遠。

    第三是主體的實力。

    數字經濟企業實力的問題是當前制約數字經濟發展的新問題。

    大家可以看到近三年中美公司發展情況比較,曾經兩者無限接近,如今美國企業在增長,而中國大多企業市值在下降。企業收入和利潤的增長、沒有資產的增值該如何融資?如何投資?尤其是華為,一年間的跨度如此之大。

    再次是國際化布局問題。

    深圳跨境電商領域一直以來都很有產品優勢,但這些平臺都是寄生于亞馬遜的大平臺下,過去一年多的封號,使得深圳跨境電商遭受災難性打擊。許多硬件和設施主要靠跨境電商走出去,但如今我們的產能變得難以出口。

    此外,還有數字產業,無論是歐菲光還是富士康或者其他企業,受蘋果的全球布局的調整,如今都在轉場,前往印度、越南等地進行部署,因此深圳軟硬件發展均受很大影響。

    如何看待深圳數字經濟面臨的挑戰?

    綜上所述,深圳的數字經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、有很多課要補、有很多硬骨頭要啃。尤其是關于數字經濟生態的布局,或許比芯片的布局更為重要。

    3

    花大錢,辦更大的事

    數字經濟是一場經濟的革命,需要戰略性、系統性謀劃和布局,數字戰略比任何一個戰略都重要。

    很多人將數字經濟更多地歸結為一個產業,或者一個產業集群,從這種角度思考數字經濟。

    筆者認為這是不對的,我們需要一個全系統的思維去看待或布局數字經濟。在這方面杭州做得比較好,長期以來一直用一號工程推動數字經濟發展,并且不斷加強政策供給,舉全省之力發展數字經濟。而深圳在這方面并沒有做到位。因此,深圳現在如何布局數字經濟,決定著其未來在全國的勢能和位置。

    最后,關于深圳如何實現數字經濟新突圍、塑造新競爭優勢問題,筆者認為有“六最”突圍策略。

    其核心是數字化改革,應該讓數字化滲透到管理的方方面面,以企業的角度進行推廣。但這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推不動或者推得慢,就需要有最高能級的戰略統籌。因此,數字經濟應該成為深圳經濟最高的戰略,深圳要調整自己的產業體系。

    目前“20+8”產業集群固然好,但沒有形成集群的合力,數字經濟需要航母、需要生態,不管是產業鏈供應鏈,還是軟硬建設,都需要構建生態共同體,用數字經濟來統籌“20+8”產業集群,將形成數字經濟“航母”。所以,深圳需要重塑新的政策體系架構。

    第二個策略就是推出最有競爭力的扶持政策,舉全市之力推進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。

    眾所周知,深圳財政收入比較高,卻沒有將大量資金投入在未來最具競爭力的優勢領域,而是分散在各個領域。

    當然,也可以說深圳普惠,這是價值觀問題。但筆者認為應該花大錢辦更大的事。

    此外,要用推動制造業的力度支持數字經濟發展,但目前我們的領導還是使用過去的工業思維看問題。

    過去補貼制造業,是看投入了多少生產設備等實體生產資料;而現在的數字經濟投入的是人和研發開支,這些是不是固投、不是生產線、也不是大基建,是非實體的、無發票的,應該如何進行補貼呢?因此要將工業思維轉變為數字化思維,或者將工業思維用在數字經濟也可以,但是需要更強有力的政策支持。

    第三個策略是要打造最開放的數字經濟生態。

    這方面有兩個關鍵詞:開源+出海。

    為什么開源?因為所有的硬件、裝備、軟件等,需要形成一個創新的共同體模式進行架構,建設一個能夠兼顧中外的數字經濟生態體系、標準體系,用開放開源應對產業鏈供應鏈“卡脖子”、斷供。

    其次,要有數字經濟戰略性企業培育工程,全面推動深圳數字企業出海,通過這些企業架構一個整體的數字生態,而不是分散形態。包括出海,也需要軟硬協同。

    此外,深圳市給企業更多擔當和彈性空間,做更多的探索,支持企業做大做強做優,鼓勵企業海外擴張,把深圳數字經濟的觸角伸到全球每一個重要領域。

    第四個策略就是用數字讓深圳成為“數智深圳”,讓深圳更智慧,推動全面城市場景開放。

    需要統籌全市,以大場景牽引創新,鍛造生態。要大場景,不是小場景。

    目前深圳最大的問題是小場景,各區為政,福田一套、龍崗一套、南山一套,過多的數據孤島是行不通的,應該在政策或者產業等方面形成一個整體性架構。

    第五個策略是架構更多的燈塔工廠群,把深圳打造成全球最具規模的數實融合新場景。

    積極推動制造業數字化轉型,圍繞重點產業、重點企業,建設一批數字燈塔工廠,推動深圳成為全球“數字制造的母工廠”。

    最后就是爭取問題,爭取中央最大力度支持的問題。

    要把深圳數字經濟打造成“國之重器”,就需要將數字經濟放在科技創新、生態環保等戰略高度。

    筆者認為,數字經濟是真正的國之重器,是能夠真正與國際競爭,與美國競爭的事物,將把深圳推向全球并擁有更多的話語權與參與的能力。

    綜上,深圳需要具備國際大視野、城市大戰略,開放全域式大場景,培育戰略性企業,把自身打造為最數字化的城市,通過其構建成全球最大的數字場景,把深圳建設成為全球數字經濟的第一城,面向2035、面向國際,打造全球數字化之都。

    只有這樣,數字經濟才能真正地滲透到城市經濟的發展中,才能給企業更多的發展機會。

    国产AⅤ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吧不卡

    <th id="bir7t"></th>
  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