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bir7t"></th>
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
  2. 當前位置: 江南文明網 > 金融 >

    中國人??又袊??4萬人被遣返,圍獵生意要黃了

    條評論

    中國人??又袊??4萬人被遣返,圍獵生意要黃了

    作者| 貓哥

    來源| 大貓財經

    未來幾個月內,將有4萬人被遣返回中國。

    為啥呢?

    菲律賓方面終于下定決心,開始要打擊臭名昭著的離岸網絡博彩,最近他們決定要關閉175家“被吊銷執照但仍非法運營”的離岸網絡博彩公司,而根據菲律賓方面估計,這些公司中中國籍員工的數量大約是4萬人左右。

    但是,這個數目顯然是被低估了的。

    為啥?因為高峰期的時候,在菲律賓從事網絡博彩的中國員工大約30萬人,即便高峰期已經過去,目前干這行的中國人大約還有20萬左右。

    這些人已經成為菲律賓的大麻煩。

    9月中旬,菲律賓警方在班巴加省的一家離岸博彩公司解救出來43名中國公民,起因是一起綁架報警,受害者家屬報案,親人被綁架,綁匪要求支付100萬披索(約合12.2萬人民幣),結果去了之后發現,里面還有42個等著被賣的人。

    這樣的報警,在菲律賓時常發生,關鍵詞都是:離岸博彩、中國人、綁架、人口販賣,這簡直是在提升菲律賓的犯罪率。

    有簽證到期逾期居留的,有所持簽證與實際工作不符的,甚至有不少證件都沒有的,遣返,就是他們的最終出路。

    但是,菲律賓對此也不是很積極,因為遣返這4萬人需要不少錢,而菲律賓顯然不想掏錢,所以在菲方與中國大使的會見中也說,“期待與中方開展包括遣返在內的執法合作”。

    再加上疫情原因疊加,短期內,讓這4萬人回國并不容易。

    麻煩也是自找的,畢竟,網絡博彩在菲律賓是合法的。

    2003年,亞洲第一塊網絡博彩牌照在菲律賓的卡加延省發出,被一個叫做“第一卡加延”(FIRST CAGAYAN)的公司拿到,一卡公司順帶著還發牌照,這個行業還真就起來了。

    雖然一卡公司號稱合法,但實際上是受卡加延省管,并非全國牌照,范圍也在省內。

    2016年,杜特爾特上臺,這位鐵腕禁毒、敢爆粗口的菲律賓總統,對博彩也要下狠手,不過他的方法比較奇特,菲律賓總統府手里有家公司叫做菲律賓娛樂和博彩公司(PAGCOR),杜特爾特將他做成了監管機構,負責向線下博彩和離岸博彩發牌照。

    本來灰色、黑色的產業,一旦經過發經過認證的牌照后,就真的合法了。

    當然了,拿到牌照就意味著接受監管和繳稅,政府的目的還是要稅收:

    1. 相關公司需要繳納5%的特許經營稅,當然特許稅之外的其他稅項也得照交不誤的,比如企業所得稅;

    2. 公司開在地方,肯定要雇傭一定比例的地方員工,當然揩油也是不可少的;

    3. PAGCOR的賭場都要上繳部分體育、司法、社會發展等相關基金,那么離岸公司自然也得表示一下了。

    政府能賺錢,自然支持,離岸公司自然也大張旗鼓地擴張人手。

    2016年開始,菲律賓就成為中國人向往的就業市場:海外高薪工作,還不要求學歷和外語,出國上網,就能月入過萬,如果是程序員這樣的技術活,double、triple都不是夢。

    菲律賓對中國人批量發簽證,大批的中國人進入菲律賓,但是來了就發現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兒,人來了,護照沒收,小屋子把人圈起來,不管是愿意還是不愿意,都得招攬中國人網賭。

    而對于賭徒來講:

    1. 短信、QQ、社交網絡,披上合法的外衣,渠道通暢;

    2.注冊簡單,支持國內的支付手段,簡單易學;

    3.玩法多樣,那些在線下玩的,線上都支持,錢換成籌碼;

    4.性感荷官,在線發牌,抵抗力低的根本遭不住誘惑。

    平臺坐莊,操縱數據,先給你點甜頭,然后就是殺肥羊的時刻了。

    在國外的,賺得盆滿缽滿,在國內的,輸得傾家蕩產。

    由于受害者集中在中國,2019年,中國提議取消離岸博彩,但是靠著博彩征稅的菲律賓顯然積極性并不高,杜特爾特更是斷然拒絕,三年的發展,博彩已經成為菲律賓的經濟支柱了,顯然他們并不想被“外國干涉”。

    現在為啥態度又變了呢?

    因為按照預計,這些博彩公司每年將為菲律賓帶來200億披索的收入。

    但是這兩年,離岸博彩帶來的收入不行了。2019年,只收到了60億披索,2020年,只有70億,也就是說,在網賭年景最好的時候,本應坐收漁利的菲律賓政府沒賺到啥錢,反而付出了不少管理成本。

    菲律賓抱怨不賺錢,但是開公司的就賺翻了。

    舉個例子。

    澳門的博彩已經從“賭王”一代轉到了二代手里,6塊賭牌從“賭王”家開始,新的招標自然也還是會被牢牢地攥在手里,而承包賭廳,又讓不少疊碼仔出頭,分出了大大小小的“賭廳之王”,號稱“洗米華”的周焯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  這位“小賭王”在澳門風生水起,在內地拍電影也是叫好叫座,在菲律賓開放網絡博彩后,他又馬不停蹄地就去了菲律賓,開起了離岸公司。

    直到2021年他被抓,其中罪名之一就是通過在菲律賓開設網絡賭博平臺,組織中國公民參與跨境網絡賭博,雖然他旗下的太陽城系公司極力否認,但是,“太陽城”已經是菲律賓離岸博彩的活招牌。

    除了菲律賓、柬埔寨等傳統的博彩國家,周焯華的太陽城還收購過凱升控股,而凱升控股的主營項目就是在俄羅斯遠東城市海參崴的娛樂場。

    根據通告,周焯華“涉案金額特別巨大”,雖然沒單獨披露其離岸公司金額,但其涉及非法投注總金額達到8000億港元(約和6800億人民幣)。

    如今,菲律賓開始抓賭了,對中國來講算是好消息嗎?

    打擊一個是一個,國外少一個網賭窩點,國內就少一個破碎的家庭,當然算是好消息了。

    但是,全指望菲律賓也不行。

    菲律賓的抓賭,還是有一定的黨爭因素在里面,反對黨想借此來削減新政府的收入,如果政策主導者下臺,會不會死灰復燃還不一定。

    菲律賓之外,從東南亞到東亞再到東北亞,可以說,博彩包圍了大半個中國,在國內人人喊打,但是,資本卻難戒賭癮,其中不乏國內的“自己人”,資本“關系網”復雜,大大小小的“賭王”層出不窮。

    PAGCOR的賭牌不僅吸引了周焯華,另一資本大佬蔡朝暉也曾進軍菲律賓。

    蔡朝暉不僅是國際知名的德州撲克的玩家,還是云鋒基金的聯合創始人,他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國際娛樂,就曾在2020年獲得了PAGCOR頒發的牌照。

    而同樣獲得牌照的還有“濟州島賭王”仰智慧,他的規模做的也很大。

    2013年,他在港股收購了一家上市公司,改稱藍鼎國際,然后在韓國濟州島運作了一個度假村項目,2014年的時候,在趙薇的老公黃有龍的牽線下,度假村引入了“馬來西亞賭王”林國泰家的云頂集團,博彩在濟州島落了地。

    在菲律賓,為競爭賭牌,他花費過億。

    另一個“賭王”在塞班島,是臺灣知名女星吳佩慈的男朋友紀曉波,他在塞班島開了一個賭場,黃有龍旗下公司還曾在塞班島建買地建酒店,然后租給紀曉波旗下公司,合伙賺錢。

    資本圍獵中國人有多簡單呢?

    海參崴對中國的團隊游落地簽,韓國濟州島對中國游客免簽入境,而塞班島是美國唯一對中國游客免簽的地區。

    大約只要一個引導,就足以讓人走進那個烏煙瘴氣之地,疫情期間,出入境不方便,網賭依然扮演著重要角色,產業仍然相當興旺。

    東南亞的柬埔寨、緬甸、老撾等國,不僅是電信詐騙的天堂,更是網絡博彩的樂土。

    在不合法的地區,甚至不用交稅,一本萬利,為啥中國人??又袊四??大概是因為太了解了,掙慣了快錢,都想著一夜暴富。你看就連做企業的人,都推崇“賭性堅強”,不收割你收割誰呢?

    国产AⅤ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吧不卡

    <th id="bir7t"></th>
  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