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bir7t"></th>
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
  2. 當前位置: 江南文明網 > 金融 >

    老大哥“跌倒”,千禾味業的機會來了?

    條評論

    老大哥“跌倒”,千禾味業的機會來了?

    行業老大哥“跌倒”,往往意味著老二、老三們“彎道超車”的機會來了。

    10月10日是國慶后的第一個交易日,受到添加劑風波的影響,海天味業股價大跌9.35%;但另一邊,同樣以醬油為主營業務的千禾味業,股價卻直接以漲停板開盤,并全天封死漲停。

    作為行業“老三”,千禾味業無疑是海天味業食品添加劑風波背后最大的受益者,在經過事件不斷發酵之后,主打“零添加”醬油的千禾味業不費吹灰之力便獲得了不少的曝光度,幾乎可以說是“躺贏”了一把;而股價開盤直接漲停,更表示其已經獲得了不少資金的認可。

    不過,雖然近期表現不俗,但從實際情況來看,當下160億市值出頭、去年營收不過19億的千禾味業,仍然和市值超過3000億、去年營收高達250億的海天味業存在巨大的差距。

    毫無疑問,伴隨著海天味業這個行業龍頭的跌倒,整個醬油行業被撕開了一條裂縫,其中涌現出了不少的機會;但千禾味業能否捉住機會實現“逆襲”,卻仍然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    從添加劑起家,卻靠“0添加”成功逆襲

    關于千禾味業的歷史,最早還要從其前身四川恒泰實業說起。

    1996年,時年27歲的伍超群拉上了43歲的哥哥伍學明一起下海創業,成立了恒泰實業。

    在剛開始的時候,恒泰實業主要做的是生產食品添加劑的生意,主營產品為“焦糖色”,而其客戶正是海天味業、味極鮮、李錦記等醬油巨頭。從這里來看,如今的千禾味業其實是做添加劑起家的,在鼎盛時期千禾味業還一度成為國內最大的焦糖色生產商。

    后來,由于食品添加劑的利潤微薄,不滿足只做原料供應商的伍超群也打起了做醬油的主意,而后千禾味業誕生;作為四川本土醬油企業,千禾味業的發展還順利,在當地受到了追捧。

    不過,面對擁有深厚歷史沉淀的海天味業、李錦記等醬油巨頭,才成立不到10年的千禾味業自然難以和它們相競爭;權衡之下,伍超群選擇了一條“險路”——專攻高端市場。

    2007年,千禾味業打著“零添加高端醬油”的口號,開始在全國進行推廣。

    一般而言,醬油為了延長保質期,添加食品添加劑是再正常不過的操作,但千禾味業偏偏選擇反其道而行之,推出了180天、280天、380天三種不同保質期的零添加醬油,而正是這個操作為其贏得了很大的市場,千禾味業也憑借著差異化的打法成功在市場站穩了腳跟。

    2012年,伴隨著醬油業務的不斷擴大,此前的恒泰實業進行改制,而公司名也換成了千禾味業,恒泰實業正式變成了以“千禾”系列醬油、食醋、復合調理汁等調味品為一體的企業。

    4年后的2016年,為了募集資金建造年產10萬噸釀造醬油、食醋生產線項目,千禾味業在上交所上市;在上市之后,頂著“高端醬油第一股”的千禾味業股價表現優異,從最開始的9.19元發行價一路上漲到了2019年最高的35.54元,市值也來到了340億。

    老大哥“跌倒”,千禾味業的機會來了?

    對于整個調味品行業而言,今年的國慶節可以說是最“熱鬧”的一年國慶。

    而“熱鬧”的來源,正是源自于行業“老大哥”海天味業被卷入了食品添加劑風波——在大家都反感食品添加劑的大背景下,海天味業先是因為自家產品中含有多種添加劑成為眾矢之的,后又因為出口的醬油中沒有添加劑而陷入了添加劑“雙標”的泥潭之中。

    伴隨著食品添加劑風波在國慶節期間的不斷發酵,雖然期間多次澄清,但在10月10日國慶后的第一個交易日,海天味業開盤股價便大幅低開,最終收盤大跌9.35%。

    不過,雖然海天味業股價大幅下挫,但在另一邊,作為行業老二的中炬高新、老三的千禾味業卻迎來了大漲,特別是老三千禾味業,股價甚至直接以漲停板開盤。

    實際上,在還未開盤之前,已經有很多的投資者預期千禾味業在開盤后將會出現大漲,原因自然是千禾味業主打的是“零添加”醬油;而在國慶節之前,對于千禾味業出售的零添加醬油占比情況,公司還曾經做出過回復,稱“零添加調味品收入占公司調味品營收的50%以上”。

    那么,一邊是股價暴跌、被消費者聲討的海天味業,一邊是股價大漲、產品賣斷貨的千禾味業,這是否意味著行業老三千禾味業的機會要來了?

    從目前來看,雖然整個醬油行業因為海天味業跌倒而被撕開了一條裂縫,其中涌現出了不少的機會,但千禾味業能否捉住機會實現“逆襲”,卻仍然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    從行業性質來看,渠道的布局依舊是醬油企業最深的護城河。

    根據媒體統計的數據顯示,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,海天味業的全國經銷商數量達7147個,其產品遍布全國各大連鎖超市、各級批發農貿市場、城鄉便利店、零售店;相比之下,千禾味業的經銷商數量僅為1903個,兩者差距甚遠。

    此外,從市值和營收來看,雖然海天味業受到利空影響,股價在近期出現了大幅的回落,但截至10月12日收盤,其市值卻仍有3371億,而今年上半年海天味業的營收仍高達135.3億;而再看千禾味業,雖然股價短期出現了大漲,但163.5億的市值、10.15億的營收,相比海天味業而言顯然存在著巨大的差距。

    雖然海天味業近期受到利空的影響,股價出現了明顯的回撤,但面對行業巨頭,作為后起之秀的千禾味業想要借此實現彎道超車并沒有那么容易。

    股價大漲過后,慎防“潮水退去”

    在海天味業陷入食品添加劑風波后,千禾味業的股價便出現了明顯的異動。

    根據數據統計,自9月23日創出階段低點以來,千禾味業股價便震蕩上行;截至10月12日收盤,千禾味業股價報收17.06元/股,9個交易日漲幅達到了22.12%。

    不過,在千禾味業股價大漲的背后,其基本面卻并沒有那么好。

    首先是當下被瘋狂炒作的“零添加”概念,其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稀缺。

    根據媒體統計,其實目前各大醬油企業都有布局“零添加”醬油,海天、李錦記以及廚邦都有進行布局,而之所以千禾味業會被資金炒作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其一直主打的定位就是高端“零添加”醬油企業,一旦潮水退去,千禾味業的股價很可能會劇烈波動。

    其次,從財報來看,近幾年來千禾味業的業績增速呈現出明顯的放緩趨勢。

   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,2019-2021年,千禾味業分別實現營收為13.55億、16.93億和19.25億,營收增速分別為27.19%、24.95%和13.7%,營收增速不斷下滑。

    而再看凈利潤方面,2019-2021年,千禾味業分別實現凈利潤為1.98億、2.06億和2.21億,營收增速分別為-17.4%、3.81%和7.58%,雖然凈利潤增速小幅走高,但和以往動輒超過40%的凈利潤增速相比,目前千禾味業的業績還是出現了明顯的放緩跡象。

    此外,千禾味業還面臨著銷售地區單一化、重營銷、輕研發等一系列的問題。

   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千禾味業51.14%的營收來自西部地區,東部和北部分列二三位,占比分別為17.7%和14.62%,很顯然千禾味業對西部地區仍有嚴重的依賴癥。

    而對于重營銷、輕研發方面,今年上半年千禾味業的營銷費用高達1.45億,而研發的費用卻僅為2905萬,兩者顯然差距甚遠。

    綜上所述,作為“行業老三”的千禾味業雖然受益于海天的食品添加劑事件的影響,股價也迎來了短期的大漲,但面對海天味業這座大山,千禾味業仍然很難實現超越;而當下千禾味業的基本面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樂觀,投資者或許更需要謹防“炒作過后,一地雞毛”的故事再次發生。

    国产AⅤ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吧不卡

    <th id="bir7t"></th>
    1. <progress id="bir7t"></progress>
      <progress id="bir7t"><big id="bir7t"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<em id="bir7t"><ruby id="bir7t"></ruby></em>